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焦云龙:烈火锻造的90后青春

焦云龙:烈火锻造的90后青春

时间:2013-12-27 作者:未详 点击:次

  20岁的焦云龙是一位优秀的消防战士,2010年5月,他在央视举办的全国消防铁军竞赛中,获得总冠军。
  
  烈火中的青春灿然绽放:灾难现场,他是上刀山下火海的勇猛军人,谈笑间,他率真、快乐、浪漫,洋溢着90后大男孩的虎虎生气。
  
  从“豆芽菜”到主战车长
  
  目光炯炯,腰板挺直,举手投足都像是绷着一股劲儿。焦云龙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无处不在的年轻军人气质。
  
  当他抬起手时,却不由让人止住了呼吸。这哪像一双20岁男孩的手啊!晒得黝黑的皮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或隐或现的伤疤,最触目的要算十个指关节上硬硬的厚茧。毫无疑问,是承受了无数次的磕碰摔打。他张开手掌,除了一样的圆形厚茧,掌心上方赫然几个才起的水泡。“哪个消防兵没点儿伤?这不算什么。”焦云龙挠挠头,羞涩地笑了。
  
  说起火灾、车祸等救援现场的种种状况,焦云龙便完全是另外一番模样,条理清晰,重点突出,从容不迫,像身经百战的消防老战士。
  
  三年前,刚刚是新兵的他,却全然不是如此。这个来自县城的独生子,是家里的“淘小子”,出名的孩子王,旷课、打网游,军人出身的父亲拿他没办法。送他到部队锻炼,多少有些无奈。
  
  虽然之前连消防车都没见过,但入伍填表时,焦云龙一眼看上了消防兵种,觉得挺酷。2007年12月,他如愿成为北京消防总队的一名新兵。
  
  刚进部队,焦云龙1米81的身高,却只有64公斤,加上白净的长相,外号就叫“豆芽菜”。进了宿舍,眼见老兵双手支着床架子就做起了流畅的双杠动作,自己一试,撑起来都费劲。天性好强的他自然不服,心里憋了一股劲儿,训练特别积极。
  
  新兵接触的第一个科目,是一人两盘水带连接。刚开始,他经常被水带接口砸到手腕,很快手腕就淤青红肿了。他练得比别人更多、更狠,沉重的接口一次次将手指砸出血泡,如今指关节上累累的厚茧就是那时攒下的。
  
  整日在汗水泥浆中打滚,焦云龙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每天高强度的训练后,他还要坚持做200个俯卧撑、200个仰卧起坐。
  
  不到一年,焦云龙成了支队的训练尖子。如今已是灭火攻坚班班长的他告诫新兵:“头一年最重要,一年练不出来,就很难再出成绩。练得苦也是对自己负责。如果在火灾现场体力不支,别提救人,自己的生命都很危险。”
  
  技术过硬只是合格消防兵的基础条件,真正考验新兵的是过硬的心理素质,冷静地面对严酷的灾难现场。焦云龙至今清晰记得初到灾难现场的一幕。负责看车的他隔着车窗看到一具具焦黑的尸体被抬出来,触目惊心,很多天后鼻子里还隐隐闻得到那天的焦煳气。
  
  车祸现场就更让他瞠目,鲜血、断肢还有伤者撕心裂肺的喊叫。“第一次搬运车祸死者,自己的头就紧贴着死者头部。后来队长问我不害怕吗,其实我心里特别紧张,就想着尽快完成任务。”
  
  火与血的历练中,焦云龙迅速褪去了青涩。2009年9月,经过严苛考核,他成为首批“首都消防铁军”。凭一根绳索,他能迅速攀爬到五层楼;到了楼顶,利用绳索横向移动即可进入火场,返回时沿绳子一滑而下,瞬时即可悬停在距地面不足20厘米的地方。
  
  焦云龙还是中队一号主战车的车长。到了现场,体能优异的他是绝对主力。队友对他的评价是胆大心细,“有时我们还在试探时,焦云龙马上就能判断出是否安全,立刻大步冲到最前面”。
  
  每一次出警都是未知挑战
  
  任何时候,只要警铃响起,消防官兵就要以最快速度集结、出发。等待他们的可能只是一次普通的救援,也可能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恶战。
  
  穿上厚厚的消防服,不动都出汗,更别提要冲进烈焰滚滚的火场,操作几十公斤的设备灭火。热浪常常熏得人站都站不直,有时只能半蹲着灭火。高压水枪巨大的后坐力,稍有不慎就可能脱手伤及自身(一支水枪支地的冲击力可将一名消防员顶至半空)。
  
  这还不是最难的。被火焰炙烤的墙壁犹如巨大的烤箱,身处其中,消防服烫烙着身体,汗水一股股淌下。喷射的水柱在高温下迅速形成炙热的水蒸气,每隔一段时间护目镜就结上雾气,加上火场浓烟弥漫,还要随时留意坍塌坠落的重物。
  
  不久前,焦云龙就经历了一场高难度救援。
  
  5月7日傍晚,中队接到通知:七名群众被困在80米高的烟囱上,必须立刻救援。
  
  80米,相当于25层楼高,是北京前所未有的施救高度。更困难的是,烟囱周边建筑物密集,云梯车无法靠近,只能由消防员背负专业高空器材攀顶救援。
  
  焦云龙担负了解救第一位被困人员的任务。不算防护器械,他身上的专业高空救援器材、安全钩、200米长的救助绳索,还有水、食物,就重达30公斤。抓住锈迹斑斑的烟囱扶梯,他开始以最快速度向上攀爬。“稍微被碰一下,风化的墙壁就噼啪脱落,前面还有一位队员负责清理附着在烟囱上的杂物,每隔一段就有东西劈头盖脸砸下。”12分钟后,焦云龙到达烟囱顶部。
  
  上面的情况比想象的更严峻:严重锈蚀的钢架结构平台摇摇欲坠,受困群众体力严重透支,根本无法由扶梯返回地面,只能在制高点设立支点,利用绳索由高空滑落。焦云龙一面耐心安抚,一面把水和食物分发给了七位老人,赢得了老人们的信任。
  
  紧接着,焦云龙穿上全身吊带,他要将被困者中年龄最长的妇女首先带回地面。80米的高空狂风呼啸,老人害怕了。“不行,我不下了!”老人拼命拒绝。
  
  忽然,焦云龙发现老人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巾。他灵机一动,用丝巾蒙上老人双眼,终于慢慢将她扶到塔外。开始下降,老人的手死死扣在焦云龙身上,他的心也紧绷起来:这样的高度,对熟悉高空救援的他都是挑战,何况是年迈的老人l他紧紧抱住老人,唯恐她感到绳索晃动,还要以轻松的语气分散她的注意:“大妈,这个速度不快吧?我们马上就到地面了,你别怕啊……”
  
  六分钟后,焦云龙和老人平安地落在了地面上。没来得及喘口气,他又一次攀上扶梯。这次,他负责提拉救援绳,以保证救援队员和被救者匀速滑落。直至天色全黑,所有人成功脱险,他才发现一直紧攥着绳索的双手早已磨破。
  
  正是这次救援中的出色表现,让焦云龙成为“北京骄傲——百姓心中的消防英雄”首批候选人。
  
  时时紧绷的神经
  
  每天早上6时,官兵们便开始了一天的训练,包括5000米跑、百米冲刺、双杠等。8:30至11:30,是第二轮紧张的室内训练。夏天室内闷热异常,战士们仍一次次地仰卧起坐、深蹲起,一下下地挺举哑铃,动作准确到位,训练服也早被汗水浸透了。下午两点和晚上,还要进行两次训练。
  
  除去出警,战士们的日常生活就是由一天四次定时训练串联起来的。消防中队一幢二层小楼和一个训练场,就是他们的全部生活空间。
  
  宿舍里,十张铁架床,一张方桌。相比杂乱的大学男生宿舍,这里太整洁简朴了。打开床下的箱子,里面也是一览无余的齐整,倒是最上面一块圆石头有点儿特殊。“这是我新兵时练军姿用的,用腿夹着保持站姿挺直,合不得扔,留个纪念。”焦云龙又腼腆地笑了。
  
  库房里,擦洗得锃亮的八辆各式消防车一字排开。焦云龙自豪地拍着自己的消防车,笑着大声说:“这是我的车,看,像不像变形金刚!”打开车厢门,各式水枪、水带和灭火设备焕然一新。他轻轻拿出一支水枪,那亲切的神态,就像面对并肩作战的战友一般。
  
  业余时间,焦云龙喜欢唱歌。“我们都不时兴唱周杰伦了,现在喜欢跟着广播学歌,更新特别快。”焦云龙快活地笑着,一脸灿烂。与许多纯真质朴的大男孩一样,他最喜欢军旅剧、喜剧电影和NBA。平日最盼望的事,莫过于休假,“有时就闭着眼睛幻想一下休假去哪玩儿”。
  
  晚上9时,北京城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刚刚开始,消防官兵们却已熄灯休息。操练忙碌了一天,他们往往倒头就睡着。但即使休息也不能彻底放松,消防兵是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时时备防。随时可能发生火灾,夜晚又是车祸的高发时段。
  
  面对荣誉,焦云龙直言:“这只是对以往努力的肯定,未来路还长着呢。”在他看来,拼实力、技能才算厉害。他梦想着去军校学习,再回中队,当一名综合素质过硬的消防兵。
  
  日暮时分,几辆完成救援的消防车顺利返程。这是焦云龙们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虽然疲倦,一身臭汗地挤坐在一起,心里却格外踏实。他们会打开广播或放点儿音乐,打趣闲聊,有时还打开车窗吹吹风,看一看窗外热闹的城市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