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我十八岁,我很好色

我十八岁,我很好色

时间:2019-08-19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如果上帝说“我十八亿岁,我不好色”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我是一定会笑出来的。
  
  “人类一思索,上帝就发笑”——这是犹太人说的。那么,“上帝一说谎,人类就发笑”,应该算公平的吧。
  
  上帝一定是好色的。上帝如果不好色,人类只需要被捏成像包子一样就可以了。
  
  人类,并没有在上个月或者上上个月,突然变成包子的模样,这表示上帝对美色的喜好,还没有停止。被这样一位上帝以手工制造的人类,如果不爱悦美色,将会是不可思议、不负责任的恶劣态度吧。
  
  未成年人,拥有最多的,就是美色。
  
  人类,最分配不均的,最没办法公平的,就是美色。
  
  长得最好看的那个人,没有办法说:“这个我太多了,请大家都拿一些去用吧,拜托拜托。”
  
  长得最好看的人,唯一能帮不好看的人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看,看他的好看。
  
  比起成年人、很成年人,以及太成年人来,未成年人当然是好看太多了。
  
  为了公平起见,成年人的那些法律规范教条,就一直在“美色”上,找未成年人的麻烦——剪你的头发,规定你的制服,不让你爱漂亮,不让你好色。
  
  成年人可以秃头秃得乱七八糟也没人管,可是你不准留胡子不准留辫子——因为你太多,而他没有,你又不分一点给他。
  
  在一个人最有钱的时候,不准他花钱的话,那是要他等到什么时候花钱?等他穷到没钱花的时候吗?
  
  在一个人最美丽的年纪,不准他好色的话,那是要他等到什么时候好色?等他老到一粒包子的模样吗?那也未免太跟上帝过不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