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伪白富美的双重人生

伪白富美的双重人生

时间:2019-08-19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一
  
  我第一次意识到王思琪是伪白富美,大概是在初中的时候。
  
  当时,我刚转入这所中学。学校不错,建筑古朴,风景优美。附近的咖啡店和餐厅都很好吃。许多同学都出身良好,他们父母占据着社会中的重要资源。出生在这种家庭里,你不需要比任何人聪明、善良、勤奋,就有机会拥有他人奋斗一生也未能得到的东西。
  
  如果说其他学校的青春是愉快、轻松的,我们这里,就是守序邪恶——强者被喜欢,弱者被欺凌排挤;即使是弱者,一旦也机会,也会去欺负比自己更弱的人。所谓的弱者,就是指穷,或者智力平庸的同学。
  
  我校的歧视链之所以如此牢固,老师也是功不可没。他们有意无意地表达出自己只喜欢两类人——聪明的,以及,有钱的。
  
  曾经有人说《绯闻女孩》体现贫富差距之中的残酷青春,我倒觉得,它并不残酷,甚至说得上是童话。在电视剧里,弱者还有反抗、上升的余地;而在现实中,贫穷的孩子不仅受到同学的欺负,还要遭受来自成年人的碾压。
  
  当时,我和王思琪坐前后排。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并不差,我妈妈还邀请她来家里吃点心,带我们去看戏。直到,她说一些奇怪的话,比如说,她喜欢新加坡的雪景,在欧洲邂逅中东王子,王子还送她一条钻石项链作为定情信物。
  
  我知道那是谎言,就逐渐疏远她;后来,我和王蒙蒙成为好朋友。
  
  王蒙蒙对王思琪有一种先天性的厌恶。在私下,她吐槽王思琪“穿着七浦路的T恤衫,把身上的肥肉都勒出来了”。在公开场合,她直接讽刺王思琪“你的中东王子什么时候来找你”。
  
  王思琪不在乎大家说什么。她的构思娴熟细致,她说自己刚搬到学校附近的千万豪宅,说中东王子每天都空运玫瑰花到家里来,送她Tiffany&Co的首饰,并且许诺明年要与她订婚。王思琪从来不穿名牌,理由是她的父亲是知名中医,热爱国学,信奉严苛的教育准则,禁止她使用奢侈品与首饰。
  
  在没有社交网络的时代,她通过口头传播的方式聚集了一群粉丝——尤其是那群喜爱玛丽苏小说、不太被大家接纳的女生,她们日日围在王思琪身边听中东王子的故事。据说,她还在网上写直播帖,获得许多女性的喜爱。
  
  F二
  
  在某个学期末的时候,王思琪生病了,班主任组织同学们给她送笔记和作业本。也是在那时候,每个人都知道她没有千万豪宅,没有别墅,甚至没有像样的公寓,她只是居住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小弄堂里。
  
  我去过那个弄堂。
  
  它的入口处有垃圾箱,里面堆满垃圾,即使在寒冷的冬天里,仍然散发着阵阵恶臭;地上,到处都是污水,必须小心快速地行走,才不会弄脏鞋袜。楼道里,没有感应灯,四处堆满杂物和酒瓶子;好几个邻居共享一个狭窄的厨房,几个小孩子蹲在地上玩烂掉的菜叶子;大人们则在为谁偷用酱油,谁偷用盐巴等琐碎小事,吵得死去活来。
  
  F同学,给王思琪送完作业归来后,写了一篇措辞激烈的日志,内容大概是——她怎么可以假装成我们,混入这所学校里?讽刺的是,没有人认为F同学是“我们”,因为她穿着土气,用着几十块钱的小唇膏。成年后,她依然不漂亮,也不富有,却宣称“有钱即正义”、“漂亮即正义”,喜爱用影视剧的情节、台词来论证社会问题,成为一名光荣的美剧伦理学家、日剧社会学家、电视电影人类学家。
  
  我发现,强调脸和有钱的人,往往不是漂亮而富有的,甚至是卑微弱小的。果然,在守序邪恶的环境里,弱者会去欺负更弱的人。
  
  王思琪不承认自己撒谎,这份坚持为她带来更多公开羞辱。黑板上经常画满嘲笑王思琪的话,她总是沉默地走进教室,一言不发地把它们擦掉。F同学和几个女生,把王思琪围在走廊里,质问她是否偷了一本小书。然而,这只是她们自编自导的把戏而已,这本书早就被F同学藏起来了。
  
  在这场失控的校园暴力中,从来没有人站出来维护她。我没有,同学没有,学长学姐没有,最重要的是,老师也没有。老师们明明知道她经历着什么,却什么都不做,甚至,把这件事情当做笑话说给其他家长听。
  
  不作为的恶,守序的恶,在这段持续多年之久的欺凌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F三
  
  前段时间,王思琪把我的QQ加回来了,她的签名里写的是“未曾与王子彻夜畅谈的女人,不足以语人生”。聊天的时候,她和我说自己认识多少名媛二代,以及,她能搞到非常逼真的A货包包,500块钱能卖我一个带有GUCCI盒子和发票的钱包。
  
  在我表示不需要包包的时候,她倒不觉得尴尬,反而说,如果愿意买包包,还能给我介绍一些圈子里的朋友,算是附带的福利。
  
  上周,王思琪和男朋友来北京玩,非要找我和阿狸(因为她长得很可爱,也喜欢阿狸)吃饭。我刚好在芳草地看电影,就约他们一起去鼎泰丰。
  
  在吃饭过程中,我发现彼此之间无法对话。她反复和我强调自己认识多少有钱人,他们的生活是多么华丽。她的男朋友,一个穿着潮牌、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男生,告诉我他在做上千万的买卖,打算买保时捷和大别墅。后来,他发现是我请客吃饭,果断多点两份食物,打包回去当宵夜。
  
  离开餐厅的时候,王思琪问我能不能打车送他们回家。我说,我往西边走,你们往东边走,不顺路。她又说自己没有带现金,怕不够钱打车,能不能借100块钱。我抽出100块钱给她,说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就和阿狸一起回家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看见王思琪把晚上吃的小包子照片发到朋友圈上,配的文字是“老公对我好好呀~请我吃超级贵的鼎泰丰~~好幸福”。阿狸气得要命,直接就在下面留言说“你真是双重人格啊”,结果被立刻拉黑。我倒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有难受,有不高兴,有惆怅,总之,很复杂。
  
  F四
  
  我曾经和小天才基友讲起校园时代的“守序邪恶”。她说,这种情况也发生在她所在的中学里,大家天然地歧视穿廉价品牌的同学;那些经常被歧视的同学,多少都出现心理压抑,社交障碍等问题。我对心理学不在行,但总觉得两者之间应该有一些相关性。
  
  或许,在同一个环境中,人与人的阶层差异过大的情况下,是很难用“调整心态”来解决问题的。对于王思琪来说,看着同学们放假去欧洲日本度假,逛街购物去久光恒隆,而自己买本课外书都要犹豫许久,必然会产生一种纠结的焦虑感。
  
  这件事情的重点不在于品牌,而是你和别人不一样。她无法安慰自己说“我要做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是很酷的事情”,因为,别人所拥有的生活,明显是一种更为“良好”的生存状态。
  
  富有才华的学生可以通过智商来维持骄傲,也会因为聪明而被奖赏、接纳,获得上升的通道。但是,各方面都垫底的人怎么办?他们都活该吗?他们都应该被欺凌吗?他们就应该去死吗?即使很努力也无法战胜真正的聪明、自小接受良好训练的同学,所以才用幻想来对抗现实,以此减轻痛苦吧。
  
  除去遗传因素,我们的一生,都是被我们所遇见的人与事,以及经验塑造起来的。我的一位学姐说过,如果不是在叛逆期被父母送到国外去读书,遇到好老师和接受心理辅导,自己的人生可能还不如王思琪呢。
  
  如果说,多年的守序邪恶的生活教会我什么,或者说,让我看清楚什么,大概是——即使不能帮助他人,也不要成为守序邪恶中的一份子。保持人性,保持人性中正面的东西,保持一直活得像个人,这才是最最最重要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