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青春不能用来哭泣

青春不能用来哭泣

时间:2019-04-17 作者:未详 点击:次

  17岁那年,我在自己苍白重复的生活里,发现了一处世外桃源。
  
  從学校后门往北,路过一座锈迹斑斑的铁桥,在一片杨树林后面有一片油菜花海,我是在一个逃课的下午发现它的。4月的油菜花田像被打翻的颜料盒,铺天盖地的亮黄色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暗淡。没有人知道,我逃课一下午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学习。老师找我谈话时,质问我是不是去网吧玩游戏了,我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
  
  世上最让人惋惜的大概就是从优秀到堕落,我从老师的眼神里看出了这一点。17岁时,认识我的人会说我是因为家庭的变故,我的成绩才会一落千丈。但我唯一在意的是我内心的不快乐,我的青春好像从此停止了。
  
  父母的离婚大战,从我高一那年的冬天开始,在高二的夏天结束。我很感激这片油菜花田,它收留了我,让我可以躺在花田中间,让眼泪落下,把身体里的悲伤带走,睁开眼就能看到充满活力的鲜艳的明黄。
  
  我用叛逆的举动对父母发出无声的抗议,他们却彼此埋怨,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吵得不可开交。我变成了最渺小的存在,心里的最后一点希望慢慢破灭了。
  
  那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对现实愤怒却无力改变,没有未来,明天也摇摇欲坠。如果不是大余,我大概就这样自甘堕落下去了。
  
  大余全名叫余大洲。他学习刻苦,但成绩常常倒数。大家都觉得大余傻,他也觉得自己IQ不达标。虽然学习成绩差,但班主任很喜欢他,大概是因为他对待学习锲而不舍的态度吧。
  
  我本与大余毫无交集,即便后来自甘堕落,在成绩上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是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他递来的字条,上面用浅蓝色的水笔整齐地写着:“我知道你不是网瘾少女,你逃课是去了铁桥旁边的田野里背书,好几次我都看见了你,可我没敢打扰你。但昨天我看到你在哭,是因为大家对你的评价吗?其实你完全不必在意那些,至少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落款处,他画了一个很难看的笑脸。
  
  我觉得有些难堪,就像被人窥探到了难以启齿的隐秘,有些恼羞成怒。我已经习惯了叛逆、漠然的标签,这时突然有人告诉我“其实我知道你不是那样子的”,这样的反转让我不适应。
  
  我依旧我行我素,一张字条、几句安慰,对我没有任何帮助。夏天来临,满世界的嫩绿开始疯长。我喜欢这充满生命力的季节,看书看累了就靠着一棵树睡觉,梦里全是小时候的光景。
  
  大余是在一个午后突然拍醒我的,他抱着一个大西瓜,手里还握着两把勺子,全然不顾我的不耐烦。
  
  那是我们第一次聊天,谁也没有提起那张字条。他告诉我,他高一时就发现了这里,也常常在压力太大时过来坐一会儿。大部分时间是他说我听,我发现一些小事被他描述出来就变得有趣,连他自己糟糕的成绩都被他说得很乐观。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问我为什么哭、为什么总逃课来这里。
  
  大余就这样成了我高中时代唯一一个能与之分享秘密的人。我依旧改不掉逃课的毛病,做题烦躁了、听课困倦了,我都会冲出教室,有时候大余会跟着我一起出来。我们坐在河堤上背单词、做题,我问大余他这么努力是为什么,他沉默了半天说:“考大学。”简简单单的3个字,好像总结了我们所有人的17岁。
  
  我问他想考到哪里,他把目光从书本里抽离出来,坚定地看着远方,说了两个字:北京。那时的大余,按照通俗的说法来讲是没有资格谈梦想的,他除了踏实和努力,几乎没什么优点,而且成绩始终是倒数。都说认清并接受现实也是成长的一部分,可惜,17岁的我们,最不擅长的就是认命妥协。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大余的未来,因为我看到了他眼睛里坚定的光。就像在大余眼里,我始终是一个本质不坏的女孩,我的颓废是因为我缺乏目标、缺乏动力,只要我愿意,我很容易就能再次成为班级的第一名。
  
  每当他这样说时,我都很想痛哭一场。所有的人都在指责我堕落,只有大余看到了我的不快乐,也只有他坚信我依旧可以叱咤风云。
  
  夏天结束时,我的父母终于离婚了,我像那些大大小小的附属品一样,被归到了母亲的物品列表里。大余陪我坐在瑟瑟的秋风里,我笑着告诉他,从此我就是一个没家的人了。大余沉默良久,突然学着岳云鹏的腔调唱起了《五环之歌》,我那些还未来得及坠落的眼泪就这样随着他滑稽的歌声消散了。
  
  那一天像是我青春的一道分水岭。我像一个迷途知返的孩子,终于在“未来”号列车启动之前跳上了最后一节名为“高三”的车厢。最高兴的是大余,他打赌我会很快夺回第一名的宝座。为了不让他的赌注落空,我把两年来不曾释放过的努力刻苦全部奉献给了高三。
  
  后来大余总是感慨,学习这件事还是要拼天赋的。但我更相信,成绩有好坏,但人生没有,命运在此处亏欠他的,一定会让他在别处得到。
  
  高考之后我们谁也没能去成北京,我听从母亲的建议去了墨尔本留学,大余则在武汉上学。他在武汉的4年风风火火,用那股拼劲奋力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的研究生。到北京的那天,他举着他的录取通知书自拍并给我发了一张照片,附言:“翻山越岭、折腾来折腾去,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我们总要有一个满意的去处,如果在异国他乡快乐就尽情享受青春,如果不快乐就回北京,我在。”
  
  照片里他傻乐的样子一如他高中时代的模样,我在墨尔本的深夜忍不住哭出了声。大片的油菜花田在记忆里浮现,抱着西瓜的大余看起来笨拙又滑稽。他说:“苏维,你要畅快大哭,哭完也要畅快大笑。总之,你要记住,不快乐是不对的。因为青春没有离线缓存,也不能重新下载,它只能在线直播,你若只是用来哭,那多可惜。”
  
  那一年我们17岁,天地辽阔,鲜艳的油菜花田和大余不厌其烦的安慰,一起成了我青春时代最怀念的场景,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