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破者破矣

破者破矣

时间:2018-11-10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人的情感当算是万物中最纤弱、最细微的一根丝弦吧?凡此一生,喜怒哀乐、像忙碌的琴师之手,轮番不停地拨弄着它,由此产生牵扯人心的种种感受。
  
  前几年,我体味到一次精神的塌方,并因此被深埋在一种不堪的情绪里。就世事而言,一个家庭的分崩离析算不得奇怪,但于追求宁静生活的我,这算得上是人生的一场败绩。当琴师正沉醉于一段绝响之中,突然弦断琴焚,这足以将抚琴之心撕裂。此事衍生出的委屈、耻辱、忧郁、无助等黑色情绪,如同利剑一连数年穿透了我的心,且痛感驱之不散。对情爱的玄想与渴求,几乎彻底萎凋了。无论玫瑰多么芬香,也改变不了我的静寂无为。我努力远离情事,甚或忘其形骸,以为所有的温存之后,肯定隐匿着另一场伤痛。
  
  有一段日子,我更是寄情于宗教,强迫自己在禅佛的暮鼓晨钟里寻找精神上的安宁。也曾在每个周末,与英国市民一同虔诚地朗诵《圣经》,倾听牧师布道,试图在异乡教堂的洗礼仪式上一洗心灵之痛。但结果是一无所获。原因是我太注意精神上生痛的细节部位,忽视了生活的车轮仍然裹挟着我在向前行进,一路上仍然有四时的美景。
  
  老父亲曾用一个朴素的故事宽我胸臆:他幼年时,见一长者手提油瓶赶路,不料触石,瓶破油洒。路人见长者头也不回,便提醒道:老伯,你的油瓶破了一个呢!老者答曰:破者破矣,停下也于事无补,不如快些赶渡船去。言毕,疾行而去。父亲之意,无外乎教我学会从容进退。可我当时如投崖饲虎、敲骨取髓的殉道者,固执地沉陷在过去的疼痛里,不肯抬起头来。
  
  不觉星移斗转,我竟也终于成长了。再看些关于禅宗的文字,发现我只不过经历了世上一点浅薄的小痛,被情所困,心里有了烦恼,对爱情更有了妄念与成见。禅宗說,只要有透视一切事物的自性,又何来物我的分别呢?再看六祖慧能大师的《六祖坛经》中那道人尽皆知的偈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我的确有了一种大彻大悟、如醍醐灌顶的超脱。
  
  今天看来,生活本身便是苦乐相杂的过程。人的可悲不在于被伤害,而在于不肯从受伤后的凋敝心理中爬出来。从根本上讲,精神创伤的愈合,完全是一个自我拯救的过程。往往心碎的体验之后,精神世界会变得更有免疫能力。这里面的玄奥,便是你懂得了人生的顺与不顺其实是浑然相伴的。
  
  学会把苦难当着一种“生趣”,便会超拔于痛苦之上。这是我多年之后,悟出的一点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