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廉价的愉悦

廉价的愉悦

时间:2018-09-20 作者:未详 点击:次

  这些年来,只要一有时间去“纯度假”,我一定会到巴里岛去。我喜欢巴里岛的理由很多很多。其中当然包括一些奢侈的享受,比如美食,比如各国顶尖设计师争相竞技的漂亮饭店,还有他们家家户户对种植植物的热爱,以及信仰天地万物皆神明的虔诚与谦卑。
  
  最重要的是,他们真是个快乐的民族。
  
  “看到他们真诚地咧开嘴,笑出一排整齐的牙齿,我的烦恼也跟着蒸发了。”一位华裔的印尼导游朋友,从苏拉威西迁居到巴里岛定居,就是因为这个理由。
  
  在这个四季皆热带的岛屿上,人们很容易快乐,好象只要微风一吹,小草就会跟着摆荡那么容易的快乐。
  
  我也看过他们在准备亲人们的葬礼,虽然身穿黑衣,他们还是很快乐的在准备葬礼,似乎在说:“活够了,回去了,在熊熊火焰中,成为无形天地的一部分,诚挚的笑容是一件多么美妙的贡献啊。”
  
  他们要的不多,给的也爽快。随时可以看到在发呆亭(家家户户都有的小凉亭)里吹微风打盹、下棋,或在门口让羽毛油亮的斗鸡晒太阳的男人,和巧妙的用沙笼在溪边或自家门前大水沟里洗澡的女人。
  
  没有胖子,因为他们吃得少。有一回我看见一位女店员的桌上放着一块绿色的糕点,好奇地问她“好吃吗?”她笑了笑,说那是她的午餐,把半个巴掌大的糕塞给我。我受宠若惊,她说没关系,她不一定要吃午餐。“才一百卢比(当时大概是八毛钱台币吧)而已!”她说。
  
  我很少收到那么贵重的礼物——一个陌生人慷慨分享的仁慈。她送我这块糕之前,我可没有跟她买任何东西。没有乞丐,因为他们饿不死。山林里有饱满成熟的香蕉,海边和溪里有鱼。随时在微笑的人们,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们不必在拥有任何东西后,才决定要快乐。
  
  最廉价的愉悦,像每个氧分子一样活跃的空气中。像我这样一个“积重难返”的现代人,想不自欺欺人的放下一切、返璞归真是很困难的。但是他们的微笑总在提醒我:回来啊!回到生活的本质,不要只把眼睛放在世事的表壳上。
  
  难免心事缠绕的时刻,我总想到他们的微笑。这时,我也忍不住拉开两颊的肌肉,送给自己的一个微笑。从此,忧愁很难停留太久。
  
  你说吧,世上最值得珍藏的宝石,可比得上夕阳余光中在沙滩上流金闪烁的海水一滴?再美的雕塑真品,可有我们在原野奔跑后,脉搏如弹奏音乐般的怦然跳跃与肌肤仿若渴爱般地呼吸美妙?
  
  最贵重的愉悦,最容易取得,只是常常被忘记。
  
  不在巴里岛的时候,我也养成因为廉价的愉悦而快乐的习惯。早晨,煮一杯咖啡,看着窗前麻雀叽哩呱啦地在绿色植物间跳跃,享受收音机中免费的古典音乐,我在我的“发呆亭”里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