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夜雨声是最为长久的

夜雨声是最为长久的

时间:2017-08-06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那年念完初中,便认为自己已是有知识的人了,做什么事一定都能够做得像模像样。于是我不再念书了,要凭着这些知识,还有一双勤劳的手,让家中穷困的日子有所改变。
  
  但我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瘦。
  
  我们村前有一条小河,河岸上有一大片树林,堤坝上野草繁盛,树林绿荫覆地。要是养上一些鸡,无论是野草,还是树木,春有花,秋有实,都是鸡儿上好的食料。
  
  母亲原本是想让我继续念书的,然后考大学,但她担心我的书没念好,身体却垮了,也只好同意我辍学,因为养鸡也算是一个轻松活儿。在母亲的帮助下,搭起了一个鸡棚,买了一些小鸡,算是开始创业了。
  
  我相信,对于虽说穷困但肯努力的人来说,时间就是希望。日子一天天过去,小鸡已脱去了一身黄绒绒的毛,穿上油亮亮的“羽绒服”。为了让鸡早日下蛋,我为它们进补,起早贪黑地掏些蛆虫,或挖些蚯蚓……
  
  岁月风平淡而深沉吹过,于那树和草初结籽实时,在一声洪亮的报喜声中,一只鸡终于下蛋了。看着那白里透红浑圆的鸡蛋,我要让母亲每天吃几个鸡蛋,因为母亲的身体也一直不太好。
  
  但生性节俭的母亲哪里舍得吃,只是让我吃,她自己连尝也不肯尝一下。母亲每次都是给我做7个鸡蛋,此中便有一种爱的奥秘——
  
  我想让出3个鸡蛋给母亲吃,可剩下就是4个了,“4”和“死”谐音,4个蛋是不能吃的。在我们家乡,“吃2个蛋”是骂人的话,也不行。给母亲1个鸡蛋吧,剩下6个,“蛋6”和“断禄”谐音,我吃6个蛋,母亲认为更不可以。如把一碗鸡蛋全给母亲,母亲又会说:“那我还不被撑住了!”每次母亲做7个鸡蛋,她都会在一旁,笑盈盈地看着我吃得一个不剩,却比她自己吃了还要满足。
  
  一次我又生病了。那是夏日的一天,夜里的闷热如同一张网,人似乎被它罩住了。突然,睡梦中听到一阵“噼里啪啦”声,被雨声惊醒的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原来,为了扩大鸡棚,好多养一些鸡,我做了许多土坯,这些土坯要是被雨水淋了,十多天的辛劳就白费了。由于在慌忙盖土坯中淋了雨,第二天我发烧了。母亲急得不行,又是请医生,又是给我弄来中草药,可几天过去了,烧总也退不下来。我得的是伤寒,对于身体底子差的人来说,这个病是不太容易治好的。
  
  后来,母亲听人说,将鸡蛋煮熟了,趁热乎在病人身上滚,能管用。其间隐含着一个意思:让疾病从病人身上“滚蛋”。于是,母亲每天除按时煎好药让我服下外,还会煮上几只鸡蛋在我身上滚。又是几天过去了,病情却依然没好转。
  
  不过,母亲似乎不太着急,相信我的病一定能好。
  
  那天晚上,天又下起了雨。母亲刚给我滚过鸡蛋,一阵风透过雨丝从窗户外吹了进来,我顿觉一阵清凉,胸中多天来的烦热似乎去了不少。这时,母亲将给我滚过的鸡蛋像往常一样,用凉白开洗了,拿包袱一包,撑起一把雨伞出了门。
  
  按乡俗,病人滚过的鸡蛋,要给健壮的人吃掉,这样病人才会好,而且好得快。那天,我觉得胸膈间清爽了不少,想到家门口站一站,呼吸一下那含着雨丝甜味的空气。这一站,让我心灵受到巨大震撼!
  
  借着从窗户中透出的一丝亮光,我看见纷纷扬扬的雨中,母亲正在吃那些鸡蛋。
  
  哦,母亲根本没把那些鸡蛋给人吃,而是自己一个个全吃掉了。母亲是厚道人,她怕别人吃了滚过生病儿子的蛋后陷入病痛中,也担心别人不愿意吃,只有自己吃掉最可靠。
  
  我明白母亲为何不太担心我的病,原来她的信心来自于儿子滚过的鸡蛋她全吃了。我的泪水顿时如那夜色中的雨一般哗啦啦滚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