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昨天那个我,来找今天这个我

昨天那个我,来找今天这个我

时间:2017-06-2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我梦见昨天那个我来找今天这个我。
  
  她,似乎认不出我了。阳光强烈,空气中弥漫着枣花香。她那么瘦弱,头发有些蓬乱,衣服脏兮兮的。她眯起眼睛看我,仿佛在说:啊?你就是我寻了很久很久的那个人吗?我有些慌乱,就像第一次与异性约会;我竭力笑得温柔,企图博取她的好感;我本能地想要藏起些什么,为的是不在那双单纯的眼眸中读到失望……她看着我,就像女儿看着母亲,也像妹妹看着姐姐。突然,我冒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带她去吃一碗牛肉面。
  
  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牛肉面馆,我一直想去,却寻不到个伴儿,独自去吃,又兴味索然。可就在要迈进面馆的一瞬间,我醒了。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醒了!不让自己睁眼,巴望着再睡去、继续梦,然而,不能了。我坐起来,揿亮了灯,瞥一眼挂钟,是凌晨三点一刻。
  
  我睡意全无,坐在这个梦的尽头,怃然,恻然。
  
  我给自己出了一道思考题:如果昨天那个我来找今天这个我,她该怎样看我呢?
  
  口无遮拦的她会不会说:你身上少了一些东西,又多了一些东西。假如她真这么说,我得买账。是的,我少了一些清秀,多了一些赘肉。但这样的回答,她肯定不会满意。我继续检点自身少了和多了的东西。我发现,我少了对自己的深度好感,多了与自己的无谓作战。
  
  昨天的那个我,是个懂得悦纳自己的我——赤日炎炎,那个14岁的女孩独自在公路上骑行,一路走,一路留心看公路两旁白杨树上的“眼睛”,居然发现,其中一只高高在上的“眼睛”与自己的眼睛极其相似!停车,两条长长的腿叉在那辆破旧的自行車两边,仰脖对着那只“眼睛”傻笑。后来每每走到这里,都要饶有兴味地重复这档节目,心里揣着隐秘的、不可告人的小欢喜,唱着歌,流着汗,骑完长得不可思议的路。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了对自己横眉立目?不能跟自己做朋友了,这感觉真是糟透。拧巴,撕扯,血刃相见,这发生于一个人身上的战争多么酷烈!一个个灰颓的念头轮番袭扰我,让我不得安生。也会与之开战,也会跟它们说:哼,休想扳倒我!但是,在这硝烟弥漫的日子里,我被搞得精疲力竭。
  
  我想,昨天的那个我,她不可能是无端闯进我梦中的,她是肩了使命而来的吧?她是来拯救这个如此善于虐心的可怜虫的吧?她犹如一个空虚的影子,被遗弃在岁月深处。她完全可以随风去了,但偏偏不肯。她踉跄地闯入我的梦中,眷注,垂怜,憾恨。我知道她不愿看到我今天的生存状态。她宁愿看到一个孱弱的肉体供养着一个殷盈的灵魂,也不愿看到一个丰腴的肉体供养着一个瘦悴的灵魂。
  
  尘世间,每一个不和谐的生命体,都是造物主的一处败笔。
  
  ——谢谢你!你不会白来。以你来的这一天为界,我要活出一个全新的自己,我要活出一个让自己喜欢的自己。复习小时候唱过的那些好听的歌,适度纵宠自己不逾矩的小愿望,劝说自己的皮囊与自己的灵魂学着彼此妥协,悦纳他人、悦纳自我、悦纳世界……
  
  嗯,就当那个梦越过了黑白之界,就当你不离不弃地陪伴在我身边。你看,蓝天上有白云在不紧不慢地走,空气中飘着不浓不淡的花香。宝贝,请允许我牵着你的手,让我们一起走进那家面馆,温存地陪着对方,吃一碗牛肉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