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她负责欣赏,我负责成长

她负责欣赏,我负责成长

时间:2017-04-30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从收银台交款回来,远远地看见妈妈在与人比画,不用听,她在夸我,夸我给她买了很多衣服。路遇亲朋故友,妈妈迈不动腿,不拉她,她不走,她要向人夸夸我,夸我是如何孝顺懂事。
  
  妈妈夸我,夸了一辈子。有些话,全家人都能背诵。什么三岁讲故事,四岁背课文,七岁上学,奖状贴满墙,大会发言,竞赛得奖,她的女儿让她骄傲了一辈子。
  
  从三岁到十八岁,我负责生长,她负责欣赏。她很少过问我的学习,她在我的鞋子上扎花,让我穿着小花鞋跳舞,给我做粉色的衣裳,务必把我打扮成花骨朵的模样。她冰清玉洁、伶牙俐齿的女儿实在让她爱不尽啊。
  
  可因为这个女儿,她与人打了架。她天天晒娃,晒得左邻右舍都受不了。那天,邻居大妈烦了:“你闺女这么聪明这么好,怎么没考上大学呢?”一句话,她的脸成了蒸笼上的螃蟹、血红的虾,她挥舞着愤怒的“大钳子”,对方的衣服被撕破了,她自己脸上更是挂了花。女儿没考上大学,她心里难受,她一夜夜睡不着觉,却从没舍得骂孩子一句。现在,孩子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遭人嘲笑,她的脸皮不出点血,难平这一腔怒火。
  
  姐姐是爸的忠实粉丝,每当爸妈口角时,姐姐总是站在爸爸一方。我平时也和爸好,可一旦“战争”爆发,我就会义无反顾地倒戈。妈妈是女人,再坚强也有脆弱的时候,我不能不帮她。但我没想到一向注重邻里和睦的妈妈会为我打架,而且一直隐忍着不说,直到我成长到足够强大时,才对我说起。
  
  我到北京来工作,有人不屑地说:“打工妹吧?”这句话惹恼了妈妈:“什么打工妹,我的孩子有知识有文化,我们在设计院里工作,哪里是电视里演的打工妹了?”
  
  妈妈的反应太过敏,也许从我十八岁以后,她就不能安心欣赏,她试图用她的正义、坚强为我筑起一道坚固的墙。她手持钢叉站在墙外,谁敢来侵犯,她就举起钢叉扎过去。同乡一个姐妹来我家,我热情招待,没想到她回乡之后开始大肆宣传:“哪是住在北京呀?离天安门可远了,跟个郊区一样。那嫁的对象还带个孩子……”妈妈受不了了,说:“我们孩子哪儿对不住你了,你要这样败坏我们?”幸好,当时我在,我抓着妈妈的手:“妈妈,让她说,我都不在乎,你在乎啥?”那一晚,我拉着妈妈的手,是我让她操了太多的心。
  
  妈妈老了,千里眼、顺风耳,那是从前,现在你不在耳边响个雷,她听不见。听不见的妈妈变柔软了,那爱夸奖我的毛病也回来了。她与我老公争:“是你的媳妇不错,更是我的女儿。”她与我儿子争:“你的妈妈是谁呀?还不是我的女儿吗?”她与老爸争:“你的一切一切,都是我女儿给的。”听到这些话,我常常心酸欣慰也黯然。妈妈夸了我一辈子,我究竟哪一点值得她老人家夸啊!
  
  我是个平凡的孩子,可我有母亲的爱,有母亲的夸奖,这就是我的幸福,即使我一无所有,我依然可以骄傲地说:我是一个幸福的人。
  
  我们都是平凡的孩子,跟别人比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可是在妈妈的眼里,我们就是特殊的,就是优秀的。妈妈的欣赏,是源于对我们纯粹的爱,这让她仿佛有了千里眼、顺风耳,有了保护自己孩子的铠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