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地下380米的阅读

地下380米的阅读

时间:2016-12-10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十几年前,我大学毕业,分配进入煤矿,在食堂做会计,每天处理简单的账目,工作枯燥而乏味。让我坐不住的,其实是工资的微薄,面对读大学时欠下的一大笔借款,这点可怜的薪水简直是杯水车薪。
  
  经过长时间的考虑,并最终说服了母亲后,我向矿上递交了到井下一线工作的申请。井下的工资要比地面高许多。在很多人眼里,我这是不求上进,自甘堕落,是的,我确实“堕落”了,从地面落到了井下380米的地方。
  
  这是一个运煤的中转站。装满煤的矿车,被绞车从更深的工作面上提升上来。我们的职责是沿着轨道,将矿车推至100多米外的车场,然后由绞车通过斜巷提升至地面。
  
  推车工作无疑是累的。刚开始时,一趟下来,大口喘粗气,腿很酸。但慢慢就适应了,只是饭量大了起来,手上也磨出了茧子。
  
  累是能够承受的,让我不能承受的是孤独。我常常推着矿车,独自在黑黑的巷道里,寂然行走。静,很静,静得只能听到矿车轮在轨道上轧动的声音。头顶的矿灯,只能照亮前方的一小片,无法穿透更深的黑暗。唯一让我欣慰的是,我兜里时常装着一份报纸。短暂的休憩时间,在工友们嘻嘻哈哈的嘈杂声中,我就着矿灯的光,独坐一隅阅读。
  
  报纸往往只是半张,或者一角,已经被揉搓得皱皱巴巴,是沾满了黑黑的煤灰。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些熟悉的方块字,让我感到无比的亲切和温暖,对每一段字,每一句话,我都反反复复地读,一遍遍咀嚼,连中缝的广告都不放过。所能读到的最好的文字,莫过于副刊版面了,对于好的篇章,我都能背诵下来。
  
  我想我是在那个时候,突然有了写文章的冲动。上井后,急匆匆洗完澡回家,三口两口吃过饭,就伏在桌上开始写,然后骑上车去小镇的邮局,投递出去。那些“小豆腐块”,居然在本地报纸上陆陆续续发表了。
  
  我曾在井下读到刊有自己文章的报纸。那时,掘进或采煤工作面上需用的炸药,外面都包着一层报纸。我是在一矿车煤的表层,意外地发现了被揉成一团的它。欣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仿佛重遇失散多年的朋友。
  
  后来,一纸调令,我从井下又回到地面,进入矿上宣传部门工作,第二年,又被调入集团。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看报纸不再是奢望,与报纸打交道成了我的工作。
  
  如今,我常常会在梦里,回到380米的井下,蹲坐在逼仄的硐室里,四周是寂然无声的黑暗,就着矿灯的光,聚精会神,看一张皱巴巴的报纸。我怀念那样的阅读,在黯淡的岁月里,是文字驱散了寂寞与孤独,给了我温暖与力量;我感谢那样的阅读,在黑暗中,为我打开了一扇门,让我看到了阳光——那是照彻生命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