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沉默的看家狗

沉默的看家狗

时间:2016-09-1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小时候,家里养了一条黄狗,叫草头。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条丑狗。可父亲说,草头能看家。这倒是真的,无论生人熟人,进我们家就得先熬过草头的狂吠声。
  
  那年秋天的一个晚上,草头钻进了鸡窝,弄得鸡飞狗跳,我们都以为来了偷鸡的嘁,一家人急匆匆披衣下床,跑向鸡窝。
  
  我家这窝鸡全是下蛋的母鸡,看着一地鸡毛和惊魂未定的鸡们,父亲大发雷霆,一脚踹在草头肚子上。前天我们家吃了一顿鸡肉,喂了草头两块鸡骨头,这狗东西肯定是吃上痣了。
  
  草头呜呜叫,躲到墙角。父亲说,给它扣上颈绳,饿两天。
  
  可当天晚上,草头居然把颈绳咬断,又跑去顶开鸡窝门,大闹母鸡窝。幸亏我睡得警醒,及时叫醒父母,母鸡才没有伤亡。
  
  这下草头把我们全家都惹恼了,我说咱家不要它了,赶它走吧。父亲点头,将草头关在围墙外面,任其呜咽也不开门。草头大概明白了我们的意思,坚持到下午就从围墙外消失了,不知躲到了哪里。那晚我们睡得特别踏实。
  
  早上起来,去鸡窝捡蛋的母亲尖声惊叫,鸡窝里又是一地鸡毛,还死了一只鸡,鸡头不见了,鸡血已经发黑。母亲说,草头来报复了。
  
  父亲眼里冒火:再让我见到那畜生,非打死不可。
  
  晚上,我们都没敢睡觉,竖着耳朵听鸡窝里的动静。零点多的时候,鸡窝里又传来乱哄哄的声音。父亲抄起木棍,我抓起手电筒就往那冲,鸡窝里一个黑影趴在地上,屁股朝着我们,我手电筒一扫过去,果然是草头!
  
  父亲气红了眼,钻进鸡窝照准草头的脑袋就是一棍。草头呜咽一声,耳眼口鼻里都渗出鲜血,父亲揪着死狗尾巴往鸡窝外面拖,就露出了草头压在爪子下还没有死透的一只黄鼠狼。
  
  我们这才明白,草头进鸡窝,只是为了抓住真正的偷鸡贼。
  
  那天晚上,父亲喝了很多酒,醉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跟我说,东子,你记住,有时候眼睛也会骗自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