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我能帮你吗

我能帮你吗

时间:2016-03-11 作者:未详 点击:次

  电梯是我不太喜欢的公共场合之一,因为不认识的人勉为其难地呆在一个小盒子里,彼此靠那么近,还得拼命绷着,大气不敢出,实在累人。
  
  我通常的做法是假装没看见周围还有人,目不斜视;或者看看顶,看看地,看看到几楼了,看看表,总之就是不看旁边的人。说实话,这时气氛总有点尴尬,但没办法,我只会这么一招,因为人家也正假装没看见我。然后电梯门一开,大家忙不迭各奔东西,挺好。
  
  可是这招到了欧美就不太管用。经常的,没等你站定,里面的人已经微笑着说“Hi”,并准备为你按楼层了;或者你刚要拔腿走,外面等着进的人已经帮着你挡好了门,还可能见你横竖拖不出来行李,顺便问一句:“我能帮你吗?”
  
  对,除了客气的微笑,这就是在国内陌生人之间比较少听到,但在国外却经常听到的一句话。
  
  比如,巴黎地铁是一百多年前的产物,密如蛛网,许多站点没有自动扶梯,换乘得爬上爬下无数台阶,带着行李箱简直要了命。不过我一般不担心,因为总有经过的男男女女不断会问:“我能帮你吗?”力气大的直接就帮你拎上去了;上海地铁出入系统很发达,这基本不是个大问题,但偶尔拖着行李箱走到了没自动扶梯的那个口,还是死心靠自己吧,等人主动帮你拎?没人怨你挡着路就已经不错了。
  
  因此有人认为中国人冷漠,不如老外友好,我却觉得善意之心大家都有,只是中国人更羞于表达自己而已。
  
  我也经常在上海街头遇到手握地图面带迷茫的老外,但还真不太好意思跑过去问问人家要不要帮忙。相反,倒是在国外因为我变成了老外还手拖个大行李箱,于是得到不少人帮的大忙。
  
  一次在巴黎赶飞机。一法国老太太急急忙忙地跑上来,她怕我法语听不明白,就连推带搡地把我往对面站台赶,搞得我莫名其妙,原来我等在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还有一次是在维也纳赶飞机。先是有个不认识的青年告诉我,买那种到机场的火车票比轻轨票便宜多了;然后我在自助买票机前一筹莫展时,很多后面等着买其他地铁公交票的人不但不恼,还一起凑上来帮着研究;最后当我终于买好票,找到正确的站台,上了车后,又有一奥地利大嫂急急忙忙跑过来,她一点儿英语也说不了,冲着我激动地又比又划,还揪起坐在我身边的小男生,结果那孩子估计学校里英语成绩不怎么样,脸涨得通红吭哧了老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正当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从另一节车厢“噌噌噌”过来个年轻妈妈,她一通流利的英语后,我终于明白:站台倒是没站错,可车上错啦!
  
  为了帮我帮到底,她领上几个孩子和我一起下了车,仔细研究了时刻表,为我解释了一番维也纳复杂的交通系统,并一直把我送上开往机场的列车,这才放心地离开。好了,这就是为啥我离家在外无数次,车、船、飞机费尽周折,最后总能完好地回到家坐在这里和你聊天,而不是流落在世界某个角落的某个小村口。
  
  中国人不习惯跟陌生人搭腔,总觉得有点“十三”,有点尴尬,有点难以启齿,所以我们经常违背心意地选择了袖手旁观。其实这一点儿也不难,只要一个微笑,然后说:“我能帮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