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心灵的倾听

心灵的倾听

时间:2015-12-18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忘不了我高考那一年,我们班级纪律涣散,上课打闹,两操瘫痪,晚睡说话,成绩滑坡。
  
  正在这关键时候,学校给我们新换了一位班主任。
  
  新班主任姓范,是一位从教20年的老教师。他首先从晚睡抓起。
  
  以往都是打了熄灯铃后,政教处老师检查结束,我们宿舍就开始轮流讲故事,一共八个人,从老大舍长我开始,已经讲了一年了,大家都把肚子里的故事讲完了,于是大家推荐我主讲,让我讲《三国演义》《七侠五义》《隋唐演义》《水浒》等。我便白天看书晚上讲,一直讲到12点。第二天上课打瞌睡。
  
  范老师上任后,便不动声色地检查宿舍,他虽然住校外,离家六七里地,但是靠得住,几乎天天晚上查宿舍。
  
  那天晚上我正讲到武松景阳冈打虎,老师忽然推门进来,悄悄地站在我铺前,一直到我讲完了这一回合。老师对我说不错,什么时候请你到办公室好好听你讲故事,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再有半年你们就高考了。说完,老师出了宿舍,老师走后,我感觉事情严重,我最起码会受到点名批评或者学校通告处分。
  
  第二天照常上课,没有异常,老师什么也没有说。晚上熄灯铃后,我又憋不住了,舍友们都说,别讲了老大,甭让范老师抓着。我说范老师离家远,今晚不会再来,再说我的故事吸引人。我那时候真有这个癖好,说起来没完没了。我家庭困难,在班级里被人瞧不起,我需要平衡,需要表达。我开讲半个小时候后,感觉没有事,便放心了,眉飞色舞大讲起来,讲到关键处,我看到一个黑影又站在我面前,我慌了,知道范老师又来了。
  
  范老师说,你穿上衣服,跟我到办公室去,讲给我听,同学们明天要上课啊,我的同学!
  
  我怎么能去办公室呢?我心里想。我说,老师我错了,以后绝对不讲了,你看我的行动吧!
  
  范老师说,你再讲怎么办?我明天一定不来检查了,否则,你必须给自己惩罚。
  
  我说保证不讲了,再讲我打自己的嘴巴。
  
  第三天晚上,我没敢讲故事,让大家赶快睡觉。第四天晚上,我又讲起来,我太有表现欲了。第五天上午,范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坐在他对面,递给我一杯水说,讲吧,你该讲武松上梁山了。我怎么敢班门弄斧?我说老师我打嘴巴吧,于是我使劲打着自己的嘴巴,打肿了也没感觉太疼,我恨自己太没有出息了。
  
  老师说,停下吧,打坏了嘴巴不能讲故事了。你继续讲故事吧,我今天真想听听。老师面带微笑,没有半点虚假。我汗颜了,第一次没有话说了。老师笑看着我说,那你不讲武松,讲讲你的父母吧,讲讲你跟他们的故事,我说,我们家没有故事。
  
  老师说有故事,你说吧。是一个很感人的故事。老师慈祥地看着我。
  
  我便跟老师说起了自己的爸爸因为车祸,躺在炕上,是妈妈捡垃圾卖钱供我读高中的,讲到妈妈在垃圾箱前双手满是油污时,我流下了眼泪。一边哭着一边诉说着自己的不幸,痛快淋漓地把自己心里的苦闷倒了出来。最后老师给了我一杯水喝,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回去,好好琢磨琢磨,学学梁山好汉吧,替母亲争争光,不要浪费时光了,以后有你讲故事的时候。
  
  那一天晚上,我失眠了,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我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了。
  
  从那以后,我发奋读书,考上了大学,后来也做了老师。我始终忘不了范老师那善于倾听的胸怀。如今我也做了班主任,平日很少批评学生,不论什么事情,都先听听学生的意见,然后再对症下药。跟学生零距离接触沟通,真正做倾听学生心声的朋友,引导他们转化,这是为师者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