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我克服了自卑

我克服了自卑

时间:2015-07-26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人们在为身高烦恼时,常常是因为个子矮小,而我完全相反。在16岁那年,我掉进烦恼和自卑的深渊,只是因为我长得比别人高,身体瘦弱得像一根竹竿,根本无法和其他男孩子一起在运动场上玩耍。同学们给我起了个外号“瘦竹竿”,这更让我感到自卑,甚至有些不敢见人。实际上,我与别人见面的机会很少,我家的农庄离公路很远,四周是浓密的树林,经常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一个陌生人,朝夕相对的只是几个家人——父亲、母亲、哥哥和姐姐。
  
  如果我任凭这些烦恼和恐惧发展下去,相信我最终会变成一个废人。至今我想起当时的情形,仍然觉得心惊胆战,每时每刻,我都在为自己的身高和虚弱发愁,脑子里全是些奇怪的想法,根本无法考虑其他任何事情。我的母亲曾是一名教师,她了解我的感受。她对我说:“儿子,你应该去接受高等教育。虽然你的身体不行,但你可以靠头脑生活。”
  
  但是,家里没有能力供我上大学,学费只能靠自己想办法。冬天来了,我开始学着去野外打猎,捕捉一些臭鼬、貂和浣熊。到了春天,我把那些兽皮卖掉,赚了4美元。然后,我用这笔钱买了两只小猪,精心喂养到第二年秋天才把它们卖掉,这次赚了足足40美元。我带着这些钱,离开家乡前往印第安纳州丹维市的中央师范学院学习。
  
  在学校里,我为了省钱,每周只花1元4角的伙食费,只住房租5角的屋子。我的身上穿的还是母亲给我做的棕布衬衫;父亲曾给我一套他自己的西装,但我穿上很不合身;我的鞋子也是父亲的,一不小心就会从脚上掉下来。所有这些,让我觉得很难为情,甚至不敢和同学们交往,只能一个人坐在房里看书。当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穿上商场里那些漂亮合身的衣服、鞋子,让我不再感到自卑。
  
  不久之后,命运之神开始眷顾我。在我的生活中连续发生了四件事,帮助我克服忧虑和自卑。其中一件事给了我充足的勇气和信心,从此改变了我的生活。
  
  第一件事:在我进入中央师范学院学习了8周后,在一项资格考试中获得一张“三等证明”——它让我拥有了在乡下的公立学校教书的资格。尽管这张证书的有效期只有6个月,但它意味着有人相信我的能力——这是除母亲外,第一次有人对我表示信任。
  
  第二件事:快乐谷的一所乡村学校,聘请我去做兼职老师,日薪2元,月薪40元。能够凭自己的能力挣到钱,增强了我的自信。
  
  第三件事:在领取生平第一份薪水后,我马上跑去商店买了一套新衣服,穿上后我再也不觉得羞愧了。今天你即使给我100万元,也比不上当初几块钱买来的衣服带给我的快乐。
  
  最后一件事,是我生命中一个真正的转折点,它是我在克服忧愁和自卑的战役中,取得的第一次大胜利。下面,我详细描述一下当年的情形。
  
  印第安纳州的班桥镇,每年都要举办一次普特南郡博览会。在集会上有一项公开演说比赛,那年,母亲鼓励我去参加。然而,这对我来说,实在有些异想天开,我甚至不敢面对一个人,更何况是台下的一大群观众。可是,母亲对我很有信心,她对我的前途也抱有很大希望,她是为自己儿子而活的。
  
  在母亲的信任下,我毅然参加了比赛,演讲题目是《美国的自由艺术》。说实话,在准备讲稿时,我甚至都不知道什么叫自由艺术,不过这也无所谓,因为台下的听众们也不懂。我将那篇文采飞扬的演讲稿全部背诵下来,在野外对着树木和牛群练习了不下百遍。
  
  我想在母亲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所以在演说时尽量表现得情感充沛和言辞动人,当演讲结束时,观众们的欢呼声让我呆住了,我竟赢得了第一名。
  
  那些讥笑过我是“瘦竹竿”的男孩子,现在走过来拍着我的背说:“艾摩,我早知道你是好样的。”母亲兴奋地抱着我哭了起来。第二天,当地报纸还在头版对我进行报道,并说我将会前途无量。这新闻让我成了一个当地的名人,更重要的是,它大大增强了我的自信心。
  
  现在我知道,那场比赛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如果当年我没有在那次比赛中获胜,恐怕永远也无法进入美国参议院。那件事不但开阔了我的眼界,也发掘了我的潜能。而在演讲比赛中获得的奖品——中央师范学院一年的奖学金,更是帮了我在生活上的大忙。
  
  从1896年到1900年,我在迪保大学读书。当年的我,对知识和学问有着无比的渴望,把自己所有的时间用在了教书和学习上。为了支付大学学费,我当过餐馆服务员、锅炉工,修剪过草坪,做过记账员,暑假还到乡下去帮助农民收麦子和玉米,我甚至还到公路工程中挑过石头。
  
  在刚进大学那年我才19岁,可是我已经发表过28场演讲呼吁人们为布莱恩投票。总统助选的新鲜感和兴奋感,激发了我步入政治圈的兴趣。所以,在我进入迪保大学之后,选修了法律和公开演说两门课程。1899年,我作为代表参加了我们学校与巴特勒学院的辩论比赛。那场比赛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市举行,题目是《美国参议员是否应由大众选举》。在这场演讲比赛中,我又一次获胜,这让我成了班刊和校刊的总编辑。
  
  从迪保大学顺利毕业后,我接受了赫瑞思葛瑞的建议,来到一个新的城市——俄克拉荷马城。后来,公开放领印第安人的保留地,我申请了一块土地;同时,我还在俄克拉荷马的罗顿市开了一家法律事务所。此后,我在州参议院工作了13年,在州下议院工作了4年。
  
  俄克拉荷马和印第安区合并为俄克拉荷马州之后,我一直以自由党的名义提名,先是州参议院,然后是州议会。在我50岁时,终于实现了我一生最大的愿望,从俄克拉荷马州入选美国参议院。从1927年3月4日起,我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工作。
  
  我之所以讲述这么多我的往事,并不是想要向人们炫耀。我只是希望能为一些正在为自卑而烦恼的年轻人增添一些勇气和自信。因为我知道,当我穿着父亲的旧衣服和那双总是掉落的大鞋时,那种烦恼和自卑几乎毁掉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