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再见了,八卦集团

再见了,八卦集团

时间:2015-07-08 作者:未详 点击:次

  13岁时我被寄养在别人家里,一直没有家的感觉。所以,选择朋友就变成一件重要的事情,就像选择家人的替代品。我一直在寻找一些能让我笑逐颜开、忘记家庭问题的人。
  
  从电视节目《迪格拉丝中学》《欢乐合唱团》和电影《贱女孩》中可以看出,学校里总是有一群好玩、无人不识的小团体。那是我一直想加入的团体,那种乐趣和人气很吸引我。
  
  通过在课堂、走廊和吃午饭时对身边同学的观察,我发现年级里的人气小团体好像就是由纳塔莉亚、佩里、泰勒和塞丽娜这几个人组成,因为大家都会和他们打招呼。纳塔莉亚似乎是当中的小头头。通过观察,我挺喜欢纳塔莉亚和塞丽娜的。至于佩里和泰勒这两个男生,似乎挺让人讨厌的。
  
  他们对我很友好。佩里会在走廊上拦住我,说我看起来不错,或者说些其他恭维的话。在班里我会跟纳塔莉亚和塞丽娜聊天,逗彼此开心。最后我们终于玩到一块儿了,到高二结束时,我已经成为这个小团体中的一分子。
  
  警告讯号
  
  把我和他们4个人联系起来的其中一点是,我们的父母都不关心我们在做什么。放学后,我们会做一些明知不对的事。他们没有告诉他们的父母,我也没有去评判他们,因为我也同样没有告诉我奶奶。
  
  我们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小团体:我们与众不同,不像那些连老师都记不起的不出声的学生,甚至连高年级的学生也认识我们。我喜欢这种“大人物”的感觉,但有些迹象表明,我并不属于这个团体。
  
  其中一个迹象是,我常常不喜欢和我的新团体成员说话。他们会说别人的闲话,散布一些难听的谣言。我通常不会参与这种事,除非我和某个人有过节。有时我会默不作声,或者和塞丽娜聊其他话题。但有时我会忍不住发笑,因为纳塔莉亚在挖苦别人的时候,实在是太好笑了。
  
  我不喜欢批评别人和散播谣言。我会问:“你们干吗要那样说?”我开始觉得,我的这些朋友是一个“八卦集团”。
  
  我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泰勒和佩里。在开始和他们走到一起时,我在他们身边会感到紧张。他们会盯着我看,仿佛我是他们的猎物;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认为我在有意抢走他们的朋友。
  
  高中第三年的春天,我的朋友杰莫尔和泰勒打了一架,这件事改变了我和那个八卦集团的关系。他们觉得我站在杰莫尔那边,每当我和杰莫尔说话时,我会发现他们在盯着我。杰莫尔是他们吃午餐时的热门话题,但我并不热衷听他们聊这些事。
  
  我厌倦那种紧张感,他们似乎也想疏远我。于是,我挑了一个星期一,不再和他们坐在一起吃午饭了。新的一周似乎是做出改变的好时机。
  
  疏远
  
  午餐厅一如往常地拥挤和嘈杂。我看到纳塔莉亚、佩里、泰勒和塞丽娜坐在屋子中间的一张桌子旁。我走去取午餐,从他们旁边经过时,他们都和我打招呼说:“嘿,卡洛斯。”我回了一声“嘿”,然后继续往前走。继续朝前走时,我能感觉到悬在空气中的问号。
  
  他们盯着我坐到了刚认识没多久的朋友拉维旁边。我坐下来,转过头去,与我的其他朋友四目交接——他们回以疑惑的目光。
  
  我能感觉到在我开始和别人一起吃午饭后,那个八卦集团的尴尬和紧张。我们通常会一起离开学校,然后去逛商店。三月里的一天,佩里对我说:“你之前讲了我什么坏话?你一直在演戏。”
  
  我回道:“我没有说你。如果我需要说你什么,我会直接说给你听的。”
  
  我们便吵了起来,他说塞丽娜、纳塔莉亚和泰勒是他的朋友,要我别再和他们玩。他越说声音越大,还比起了手势,好像随时要出手打我似的。我们几乎就要打了起来,不过他最后还是退让了。我脱离了他们,自己去坐火车。我退出了那个小团体。
  
  焦点转移
  
  开始与其他人交往之后,我更多地投入到我的功课中。当我知道自己没有必要与我不喜欢的人打交道时,那感觉真是好多了。此时,我以前加入的那个八卦集团却开始散布谣言,说我没有人可以说话。但那不是事实——我依然会和塞丽娜及其他朋友聊天。我加入了学生会,还创办了自己的视频游戏俱乐部。
  
  现在,我更享受学校生活了。我可以聊一些我真正在乎的事情,比如视频游戏和科学,而不是八卦一些我不认识的人的闲言碎语。我在学校里也不会那么担心了,因为我不再和招惹是非的小团体混在一起了。
  
  长辈们说,在读高中的过程中,你会甩掉很多朋友。我真希望自己早点儿甩掉那个八卦小团体。争吵、冲突和恋爱问题都会影响你的学业,增加你的生活压力。
  
  现在我会说:“我并不需要一个小团体来定义我是什么样的人。”20年后的纪念册里,我不会因为与这个“八卦集团”的交往被人记起,而是因为我所参加的俱乐部和我的成就会被人铭记。无论是否受欢迎,在那里,我仍占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