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青春期我们是否这样撒过谎

青春期我们是否这样撒过谎

时间:2015-06-2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初二年级三班的同学全都兴高采烈,只有向小荣一个人在努力保持冷静。他必须确保接下来的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才能让那张粉红色的百元大钞稳稳地落进自己的口袋里。
  
  没错,这个周四,就是学校一年一度组织春游的日子了。为此,班主任早在上周五就下发了给家长的通知书,向小荣也规规矩矩地让老妈在上面签好了名字。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面耍了一个小花招—他并不是在上周末做好这件事的,而是故意拖到了这周一的早晨,才假装突然想起的样子,抓住正要出门上班的妈妈,让她在匆忙之间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就和向小荣之前设想的一样,当时他那可爱的老妈完全没时间仔细看通知书上的内容,也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故意把“参加/不参加”的选项空在那里。到了学校之后,他趁着同学们都在忙着交作业时,便不动声色地在“不参加”的下方打了个小钩,然后又在“理由”一栏上填上了“看牙”两个字。
  
  果然,班主任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毕竟最近班上总有同学请假去医院“看牙”。
  
  接下来的三天终于波澜不惊地过去了。周四一早,向小荣像每一个要去郊游的同学一样,高高兴兴地起床、洗漱、吃早饭,把妈妈给他准备好的三明治放进书包里,同时,也终于拿到了那张他渴望已久的100元钞票。
  
  向小荣是很需要钱的,虽然他一向不缺钱花。
  
  应该怎么说呢?
  
  他缺的是那种完全属于自己、任由自己支配、买什么都不必经过妈妈同意的钱。
  
  比如说,每天放学后,他的那几个好哥们儿(虽然妈妈说他们都是“狐朋狗友”)很喜欢一起去校门口的小卖店里买辣条吃。向小荣虽然觉得辣条并不是很好吃,但还是很喜欢和大家保持一致。只是他妈妈一直都不同意让他去买这类零食,总会生气地说:“小卖店里的零食不卫生,你为什么不吃爸爸从意大利带回来的巧克力呢?”
  
  再比如说,去年过年的时候,向小荣好不容易从爷爷那里磨来了100元的零花钱,兴高采烈地去买那套他向往已久的漫画书。谁知进了书店,他妈妈在翻过那套漫画书之后,就态度坚决地否定了这件事,最终给他换成了一套少儿科普书—《小牛顿》。
  
  总之,在分析对错、讲道理这件事上,向小荣永远说不过他老妈。老妈总是知道什么东西才是“应该买的”。
  
  所以,这个春天开学之后,向小荣就开始偷偷执行起他的存钱计划,隔三岔五地就报告哪些文具坏了,借此从老妈那里骗来一点儿零花钱。但是没过多久,他的这个办法就失灵了—他万能的老妈嫌这样一次一次掏钱太麻烦,就干脆自己到文具批发市场,给她的宝贝儿子买够了起码能用一年的文具。
  
  天啊!望着满满一抽屉的作业本和签字笔,向小荣欲哭无泪。万幸的是,正在他感到人生无望的时候,老师突然通知学校要组织大家去春游!噢,感谢老天!向小荣瞬间就想到了如此完美的“一夜暴富”计划!
  
  成败就看今天了。
  
  出了家门,小荣故作轻松地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头脑中反复计算着应该怎样逃离:既不能太早偏离原先上学的路线,否则可能会被老妈发现异样;同时也不能太晚撤出,不然很容易被认识他的同学们发现。
  
  最终,他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晃进了一个平时没注意过的小路口,然后找了一家十分隐蔽的早点铺子坐下,点了一碗最便宜的馄饨,在那里一直待了大半个上午。快到中午的时候,他在书店门外消灭了书包里的那个三明治,然后推门进去,欢天喜地地奔向那套他渴望已久的漫画书。
  
  太好了,它们还在那里,就像和他约定好了一样,安安静静地等着他将它们带走。
  
  向小荣伸手把这几本书抱在怀里,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委屈,也非常了不起。
  
  但是最后他并没有掏钱把它们买下来。站在收银台前排队时,他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也许以后自己还会看到更喜欢的东西想买下来,也许自己还会遇到其他事情更需要花钱。
  
  最终,向小荣把那张粉嘟嘟的百元大钞,小心翼翼地藏在了代数课本书皮的夹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