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有一种嫉妒叫仰望

有一种嫉妒叫仰望

时间:2015-05-04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那天的同学会上,苏小凡最后一个到场。她衣着光鲜,略施粉黛,举止谈吐间散发出优雅自信的气质,引得现场同学们一片惊叹。连我这位昔日的舍友都感到意外,这是当年那个略显土气的羞涩女孩吗?我的思绪回到多年前。
  
  进入高中后,由于离家较远,我寄宿在学校。宿舍里有六个女生,小凡就住在我的下铺。
  
  我从小受到父母的疼爱,很少自己动手做家务,一时无法适应住宿生活。小凡是位勤劳细心的女孩,主动帮我打热水,教我整理内务,我们很快便混熟了。
  
  在班上,小凡是最勤奋的学生,日历上写着励志短语,每天换一句。晚上我们睡下后,她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看书,早上醒来看不见她,在宿舍走廊上诵读英语。也因此,每次考试成绩下来,她都遥遥领先。
  
  后来,分了文理班,宿舍里新来两位女生。她们人长得俊俏,打扮得如花似玉。
  
  起初,她们半开玩笑地抗议说,小凡,你干吗这么用功啊?让我们觉得很有压力。她的脸红了,抱歉地朝她们笑笑。渐渐地,那些人的话语变得刻薄起来,心里仿佛有一只叫“嫉妒”的小兽在跳跃,冷冷的话如无形的箭一般刺向她。
  
  可她从不辩解,继续做自己的事,失望之余,她们搞起了恶作剧。
  
  下了晚自习,回到寝室,她打开手电筒灯不亮,少了一节电池。刚打回一瓶热水,转个身,里面的水被人给倒空了。她们一脸得意,捂着嘴哧哧地笑。小凡低头皱眉,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这些恰好被我看在眼里,或许是我的心里也住着一只小兽,或许是怕受到她们的排挤,性情柔弱的我选择了缄默。我甚至将这一切,归咎于她的争强好胜,也就有意地疏远了她。
  
  半年后的一天,小凡接到一个电话,匆匆地离开了学校。过了一个多月,她回到宿舍,看上去消瘦憔悴了许多。随后的摸底考试,她的成绩并不理想,在别人放肆的嘲笑声中,扭身跑开了。
  
  我从教室里出来,独自漫不经心地走着。忽听到校园一侧的花丛中,传来低低的哭泣声,断断续续,若隐若现。
  
  我循着声音望去,小凡站在一棵树下,单薄的肩膀轻轻地耸动着。一阵风吹过,片片花瓣如雨般簌簌落下。我想上前安慰她几句,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悄悄地转身离开。
  
  第二天的课堂上,老师不仅没有责备小凡,还对她提出表扬,我这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她10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家成了风雨中飘摇的小舟。体弱多病的母亲打工供她读书,她暗下决心要好好学习,将来当一名医生。前段时间,是妈妈的病又犯了,她在医院陪护。
  
  老师说,小凡很用心也很努力,这次没考好不要紧,我相信她会很快赶上来。说完,老师用鼓励的目光看着她,冲她点点头。教室里骤然间响起一阵掌声,我有些惭愧地扭头望去,见她眼中泪光闪动。
  
  她的成绩很快升上来,那年高考,考上一所有名的医学院。我想向她道一声祝贺,却没有勇气说出口,后来忙着迎接大学生活,我们慢慢淡出了彼此的视线。
  
  再后来,从同学那里陆续听到她的一些消息,考上了研究生,毕业后留在上海的一所大医院工作,把母亲接过去同住。日子如流水般缓缓淌过,岁月静好,安之若素。这次同学会,她专门请了假,坐飞机赶了回来。
  
  我正兀自想着,小凡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笑吟吟地问,叶子,你还好吗?其实挺想你的。同学们在喝酒,唱歌,传来一阵阵喧哗的声浪。她说太吵了,努努嘴,示意我到屋外的露台上。
  
  随意聊了一会儿后,我有些期期艾艾地说,你知道吗?那时你学习那么好,让我们都很嫉妒。她说,我知道的啊。我忽然一怔,原来,她心里如冰雪般透彻。
  
  沉默了片刻,我忍不住小声问她,你有没有责怨我们?
  
  她摇了摇头说,妈妈告诉我,当你比别人强一些时,会遇到嘲讽和冷落,不要被嫉妒的目光绊倒,只管向前奔跑。如果有一天,你站在一个更高的地方,他们对你只有仰望。到那时你会发现,嘲讽也是一种激励。
  
  说罢,她轻轻地挽着我的手,一如当年。我浑身微微一震,心中多年的愧疚终于释然。
  
  这时,听到有人喊,快来拍照合影了。同学们纷纷聚拢过来,她被众星捧月般簇拥在中间,一脸的笑,眼中满是灼灼光华。她是蚌,将一粒折磨心灵的沙子,磨成闪亮的珍珠。而我差一点,与这份美好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