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幽默故事 > 乌龙马事件

乌龙马事件

时间:2018-05-17 作者:未详 点击:次

  认养的斑马死了,赵县长心情悲痛。趋炎附势的众人,都抢着上前安慰,没想到竟闹出了一桩啼笑皆非的——
  
  这一天,单寨县的县长赵德龙突然接到动物园王园长的电话,对方声音哽咽,异常悲痛:“赵县长,告诉您个不幸的消息,您的马……它、它去世了!”
  
  赵县长“啊”的一声,心中一疼,这匹马在他心里的分量太重、太重了。
  
  大概七八年前吧,当时,赵德龙还只是一个副乡长,为了实现经济腾飞的目标,单寨县领导决定走旅游兴县道路,投资建一座大型野生动物园。
  
  没想到事与愿违,动物园开张营业后,只在刚开始的时候红火过一阵,不久后就门前冷落游客稀了。
  
  生意不好,动物园的员工可以节衣缩食,可动物得养着啊。要知道,这可是大小几百张口啊,每天的伙食费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动物园园长急得跑到县领导那里诉苦,说再不想办法,只有杀虎卖骨、杀熊取掌、杀象拔牙了。
  
  关键时候,还是县领导有创意,发动全县人民开展了一个名叫“动物是人类的亲密朋友,我与动物心连心”的主题活动,号召并要求全县各单位以及干部职工,积极认养野生动物园内的动物。县长以身作则,带头认养了一只东北虎,负担其每日的伙食费。
  
  时任副乡长的赵德龙表现一贯积极,这一次却因为出差在外,回来得晚了,等他赶到动物园时,豺狼虎豹等都被人认养完了,他只认领了一匹斑马。斑马是食草动物,伙食费并不高,认养人每个月只需向动物园缴纳一百元钱就可以了。
  
  这几年,随着赵德龙一路青云直上,马耳牌上的字换了数换,从“副乡长马”,到“乡长马”,再到“副县长马”,去年,又升为“县长马”,成了所有动物中的“高层”。
  
  赵县长非常看重自己的这匹斑马,自从认养它之后,自己在仕途上就如乘快马,春风得意马蹄疾,一马当先,越走越顺。而这一点,在认养那头“县长熊”的前县长“走熊”出事入狱后,更是得到佐证。看来,“马”就是比“熊”吉祥啊!所以在赵县长心里,他是把这匹斑马当成自己的吉祥物,视若珍宝,即便当上了一县之长,他还经常于百忙中抽空前去动物园探望,与斑马耳鬓厮磨一番。
  
  有位记者还把县长与马嬉戏的场面摄于镜头中,发表在报纸上,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画面立刻打动了无数人,许多人还打电话给县长,请求他将这匹斑马转让给自己,可赵县长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吉祥物送人呢?
  
  花开花落,又是一年。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是自然规律,斑马当然也不可能例外。这匹马在引进时就已马到中年,加上远离故土,水土有些不服,虽然贵为“县长马”,生活优裕,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迅速衰老了。特别是今年以来,它疾病缠身,精神萎靡,奄奄一息。赵县长发现这个问题后,心急如焚,他亲自过问,并数次到动物园探望,但天命不可违。
  
  这不,今天赵县长终于接到王园长的报丧电话,说斑马去世了。
  
  放下电话后,赵县长心情沉重地坐在那里,想了很久很久。自己这匹心爱的马不能这样无声无息地白白死掉,即便死,也要死得有价值!
  
  打定主意后,他就把孙秘书叫到身边,眼里泛着泪花,沉重地说:“小孙,我的马死了,这匹马跟了我不少年,我跟它很有感情,所以,我明天准备给它在动物园办一个简单的葬礼,让它走得风光一些。”
  
  孙秘书小心地看着他的脸色,点头说:“应该的,赵县长,您真是太重感情了!”
  
  赵县长叹了口气,说:“我担心的是,现在外面不少人都知道我跟这匹马的感情,肯定会有人跑来安慰我,我怕有些人借这个事情搞不正之风。所以,这件事情不宜外传,不能让太多人知道。”他盯着秘书的眼睛:“你,明白吗?”
  
  孙秘书是聪明人,他跟随县长这么久,自然一点就透,立刻说:“赵县长,您放心,这事我会处理好的。”
  
  赵县长便摆摆手:“这事就交给你了,你去办吧。”
  
  孙秘书下去后,先给动物园园长打电话,说了县长的意思,让他们准备场地、人员,然后,他又打电话给了几个科局的头头,分别告诉他们明天县长要给他的马办丧事的事情,并说,赵县长不让外传,我是私下告诉你的,你考虑着办吧。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县长的马去世的消息迅速传开了。
  
  结果到了第二天上午,等赵县长赶到动物园后,发现已经来了上百人,人人面露悲痛之色。大伙儿看到县长,纷纷上前表示安慰,有人还拿出信封,要表示一点意思。赵县长坚决予以拒绝,他责怪地看了孙秘书一眼,连连摇头,说:“你这个小孙,又小题大做了。”接着转向众人道,“我谢谢大家了。各位都是有爱心之人,既然都来了,那中午就让小孙管饭吧。”
  
  孙秘书装作无奈的样子,说:“好,我管,我管。各位,待会儿愿意留下吃饭的,到我这儿登记一下,我好查一下人数。”
  
  众人纷纷答应,再也没人不识时务地当场送信封了。因为待会儿要到孙秘书那儿登记,机会是有的。
  
  接下来,众人跟随县长,来到斑马生前生活过的草地上。那儿,已经挖好了一个大坑,“县长马”将带着县长对它的深情厚谊,长眠于此。
  
  下葬仪式由动物园王园长主持,这活儿本应该请在场的殡仪馆馆长来做的,他业务较熟练,但客不压主,只好客随主便,让王园长露脸。不料,王园长刚宣布仪式开始,却出现了意外。只见孙秘书接了个电话后,脸色大变,拿着手机匆匆走到赵县长身旁,耳语了几句。赵县长闻听,脸色顿时大变,他接过手机,大声说:“是我,爸,这是个误会,回去我再跟你解释,是……是……我这就回去。”
  
  他放下电话,目光如刀,恼怒地看了孙秘书一眼。孙秘书噤若寒蝉,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但表情又委屈万分。
  
  赵县长抱歉地对众人说,你们开始吧,我有点急事,先走了。然后就匆匆离去。
  
  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那电话的意思好像是赵县长家里出事了。大家都知道赵县长是个孝子,此时匆匆离去,必定是出了大事。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谁都无心葬礼了。
  
  下葬仪式草草结束后,众人按照原计划,跟随孙秘书移师酒店。
  
  当天下午,酒宴还没结束,消息就传过来了,众人听后,想笑却都不敢笑。原来,上午的时候,有好几拨人驱车去了赵县长的老家,到了后,敲开门,悲痛、庄重地送上花圈,挽联上或写着“慈颜已逝,风木与悲——赵老太千古”,或是“魂归九天悲夜月,芳流百代忆春风——沉痛怀念赵老夫人”,或是“流芳百世,遗爱千秋音容宛在,浩气常存——赵夫人永垂不朽!”
  
  赵老太太看到这些花圈,急火攻心,一口气堵在心窝里,差点真的驾鹤西去……
  
  这些人又没吃熊心豹子胆,当然不敢故意去使坏作弄县长,原因其实也简单,就是有些不熟悉情况的,辗转听到“县长的马去世了”的消息,误以为“县长的妈去世了”,自然人人不甘落后,个个奋勇争先,纷纷前往吊唁哀悼……
  
  这个跟“马”有关的乌龙事件后来被单寨县老百姓称为“乌龙马”事件,尽管事后有人企图封锁消息,但纸包不住火,这事很快就传得沸沸扬扬,甚至传到了市里、省里……
  
  事情还没有完。那匹斑马注定要成为一个传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证明,它好像真的是赵县长的吉祥物呢!在它活着的时候,赵县长是风生水起,春风得意;而它死后不久,赵县长落马,仕途走到了尽头。
  
  因为不久后,他就被双规了。据说,查出的问题很多,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