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幽默故事 > 人不坦诚烦恼多

人不坦诚烦恼多

时间:2017-01-12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马贵春是个大咧咧,喜欢交朋友。这天,一位好朋友找马贵春借钱,说打牌输了,不敢跟妻子说,想借2000块钱还账,这事千万不能让他妻子知道,等他有了钱很快就还给马贵春。
  
  令马贵春郁闷的是,他的这位朋友,借钱不久出车祸走了,马贵春只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这事根本不能向朋友的老婆提,人都没了你还能说什么,再说手里连个欠条都没有,即使说出来也没人信。他参加朋友的葬礼回来,暗下决心,以后无论是谁,求他办什么事都好说,就是别谈借钱!他只是在心里这么想,做起来还真有难度,因为马贵春是个好面子的人,遇到实际情况,真就不好意思拒绝。
  
  这不,周末这天,马贵春从财务部领了奖金,刚出门正好被工程部李建碰上。李建说:“马哥,领奖金了?是2000吧?借给我1000呗,我有个急事,只能向你开口,我会很快还给你,真不好意思,如果不方便那就算了。”
  
  其实这2000元奖金,马贵春早就安排好了,1000交给妻子,剩下1000给乡下老爸补贴家用。李建这一开口倒不好意思拒绝了,只好硬着头皮拿出1000元借给了李建。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李建根本不提钱的事,马贵春心里这个别扭,越想越生气:这小子怎么这样,借了人家的钱怎么跟没事人似的呀!他想找个机会提醒李建一下,又怕大家笑话自己小心眼,只好等他主动还钱。
  
  又过了几天,马贵春正在办公室里给领导写汇报材料,李建敲门进来。马贵春本以为他是来还钱的,没想到他递给马贵春一张请柬:“马哥,下个星期天我结婚,请你去喝喜酒,一定捧场呀!”
  
  马贵春只好苦笑了一下,说到时候一定到场贺喜。心想,他可能因为筹备婚事手头紧,收了礼金肯定会还钱,还是等等再说吧。
  
  李建结了婚,蜜月都过完了,还是没有提还钱的事,这次马贵春是真生气了。他一有机会就当着李建的面哭穷,有一次大家在一起闲聊,碰上李建也在场,马贵春就说女儿在在外地读书花费太大了,每月1000块都不够花,乡下还有个牵肠挂肚的老爸,妻子下岗没工作,日子过得太艰难了,他的精神都要崩溃了。言外之意就是提醒李建还那1000块钱。
  
  大家并不知情,都特别同情马贵春,附和说如今的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处处都花钱,工资又不高,物价却飞涨,应酬多工作压力大,实在不容易。李建听了不以为然地说:“马哥,你就别哭穷了,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已经不错了,孩子上了大学,妻子贩卖水果,乡下老爸供你新鲜蔬菜、鸡蛋,每月轻轻松松拿着三千多元工资,知足吧你,我们这些80后,到你这岁数还不一定什么爷爷奶奶样呢!我结婚收了礼金,那可是高息贷款,早晚得加倍还,还背着一辈子的房贷呢!”
  
  本来以为李建听出了弦外之音,却没想到他说这么一番话。马贵春几次想把话挑明,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不想因为这件事把关系弄僵,破坏了同事之间的感情。
  
  转过年,过了端午节,李建的老婆生孩子,又请大家喝喜酒。这一次马贵春答应得倒挺爽快,办满月酒的时候他却没到。马贵春认为,李建这小子太不够意思,借钱不还收起礼来没完没了,不跟这种人来往也罢!
  
  隔日,李建给马贵春带来了喜糖,还扔给他一盒中华牌香烟,说:“马哥,我明天就调走了,过来看看你,昨天你怎么没去喝喜酒啊?是嫂子没给你钱吧?你只管去喝酒就是了,我又不是挑理的人。”
  
  马贵春听说李建已经调走了,本想说出那1000块钱的事,看在喜糖和香烟的分上,又没好意思开口,准备过几天电话里说,于是尴尬地说:“不是,我真的不差钱,确实是有事脱不开身。”
  
  让马贵春没想到的是,一个星期以后,他给李建打手机,人家换号了!在与同事聊天的时候,偶尔听到同事念叨李建,他就说李建这人贪心太重,爱占小便宜,谁跟他交朋友谁倒霉。同事说:“不会吧,李建人不错,挺讲义气的!”
  
  马贵春说:“义气个屁,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
  
  国庆节,马贵春和妻子一起到乡下看望父亲,一路上闲聊的时候,提到钱的事,马贵春忍不住把李建借钱不还的事跟妻子说了。
  
  妻子说:“不会吧?你说的不会是你们工程部那个小李吧?我见过他,人挺好的呀!人家不会借钱不还,可能手头不宽裕呗。”
  
  “那是表面现象,他就是个爱占便宜的人,没他那么办事的!调走后生怕大家有事找他,手机号都换了。”马贵春生气地说。
  
  妻子白了他一眼:“你也是,当面把话说清楚不就得了,何必这样。你这心眼小得还不如一个女人!”
  
  两人来到乡下,马贵春的妻子只休息了一小会,就忙着给老人洗衣服。她收拾老人衣服的时候,从柜子里翻出一台精巧的数码相机。妻子说:“老马,你什么时候给爸买的相机?怎么没见你跟我要钱呀?你是不是攒私房钱啦?”
  
  马贵春说:“没有啊,这是去年春节后买的,老爸羡慕别人拿着数码相机照相,我就给他买了这个,不是你给我的钱吗?”
  
  妻子想了又想还是说没有。因为马贵春的妻子喜欢记流水账,当天支出多少钱一定记账,她说如果拿出1000元给老人买相机,肯定有印象,这事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
  
  两人说着,马贵春忽然一下想起来了,他使劲捶了自己一拳:“唉!都怪我这臭记性,是我借李建1000元钱买的,我怎么给彻底忘了呢!”
  
  马贵春很想很想立即向李建道歉,手头却没有李建的手机号码,一种强烈的自责和愧疚涌上心头。妻子说:“这就叫人不坦诚烦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