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幽默故事 > 给儿子取个官名

给儿子取个官名

时间:2016-11-24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那年,我调西潭乡任乡长,这是个偏僻山区。刚上任,乡里干部便向我反映,此间的计划生育工作很难做,超生游击队特别多。于是,我决定先挑几家“钉子户”搞个调查,以便商讨对策。
  
  第一个调查对象是望天垅一位绰号“蛮精”的中年汉子。听说他们夫妇已经生了三胎,而今老婆又怀上了第四胎。村干部上门去动员做人流,这“蛮精”便将老婆藏起来,不让她与村里人见面。
  
  这天大清早,我带上驻这个村的乡干部小王驱车直奔望天垅,准备将“蛮精”夫妇堵在家中,然后坐下来耐心地做好他们夫妻的思想工作,总之绝不能让他们再生第四胎。
  
  小王告诉我,这“蛮精”叫曾小民,是条“犟牛”,只有小学文化,性格鲁莽说话粗,故而有了这绰号。乡间人常说,“天下三精,最怕蛮精。”看来要做通这号人的思想工作,还真有点棘手。还没等我理出头绪,车子已经停在一家农户门前,小王告诉我,这就是“蛮精”的家。
  
  只见这家大门紧闭,看来还没起床。小王上前欲叫门,我示意他别急,先探探动静。果然,不一会屋里便传出了一个男人的粗嗓门:“书记,该起床了,日头都快出山了!”
  
  我一听不由愣住了:“怎么?书记啥时上他家了?难道我们乡的段书记昨晚住在他家做思想工作?不对呀,段书记昨天进城开会没回啊!难道……”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粗嗓门又在屋里响了起来:“瞧,局长还在打鼾哩!睡得像个死人一样!”
  
  我顿时又是一惊:“啥?还有局长在他家住?难道是扶贫工作组进村了?咋没与乡政府接头呢?”
  
  屋里随着又传出一个女人喝斥男人的声音:“死鬼!大清早你喊什么魂?人家乡长昨天看电视连续剧到半夜3点钟才睡觉,你别吵醒他!”
  
  乡长?哪个乡的乡长?我简直如堕五里雾中,这个普通农家怎么一夜之间住进了好几位科级领导?乡里还一点也不知道,难道说他们联合搞微服私访来了?
  
  我正惊疑间,只听身边发出一阵窃笑声,原来是小王捂着嘴巴偷着乐。我生气地皱起眉头,喝斥道:“你在捣什么鬼?”话音未毕,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黑铁塔似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小王急忙上前说:“曾小民,这是刚上任的郑乡长,上你家拜访来了!”
  
  曾小民咧开大嘴笑了:“新乡长也姓曾,本家人,本家人!欢迎,欢迎!”
  
  小王瞪起了双眼:“胡说!乡长姓郑,郑成功的郑,不是姓曾。”
  
  曾小民“嘿嘿”笑着连连点头:“误会,误会。”将我和小王请进了屋。
  
  落座以后,我迫不及待地问道:“老曾,刚才我在屋外听你喊什么书记、局长、乡长,他们在哪里?”
  
  曾小民不由一愣,随即冲着我“嘿嘿”傻笑,小王也背转身子咯咯地偷着笑。我有一种被捉弄的感觉,立马沉下脸来,大声吼道:“你们究竟在搞什么鬼!”
  
  小王急忙转过身来,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解释道:“郑乡长,这是曾小民给他三个孩子取的名字,你误会了。”
  
  “什么?曾小民,你的三个孩子名叫书记、局长、乡长?”我心间升起一团火。
  
  曾小民嬉皮笑脸地点着头:“是啊。报告郑乡长,我家老大叫书记,今年8岁;老二叫局长,刚6岁;老三叫乡长,才4岁。”
  
  我既好气又好笑,说:“乱弹琴!”
  
  曾小民冲着我瞪起了双眼:“怎么?郑乡长,取这名字犯法呀?”
  
  我不由一愣,呆了半晌,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犯法倒没有,只是……只是……”我一下子窘住了,半天没了下文。
  
  曾小民理直气壮、滔滔不绝地说:“我家祖宗三代没文化,就吃了这个亏。我爸给我取名叫小民,还真一辈子是个小小平民百姓。瞧人家当书记、局长、乡长的多好,天天坐小车、进馆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我们小民只有羡慕的份儿。看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给他们从小取个好名字,以后说不定还真会弄假成真哩!”他说得唾沫四溅,得意洋洋,最后竟然还神气地吐出一句:“等我老婆生下这第四胎,不管是男是女,我都给他取名叫县长!”
  
  我听了气得差点没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