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幽默故事 > 老马的艳遇

老马的艳遇

时间:2015-12-12 作者:未详 点击:次

  老马从社区活动室回家,在昏暗的路灯下遇到了浓装艳抹的小芦。小芦向老马打招呼:“老马,手气怎么样?”老马说:“哟,是小芦呀。今天赢了50元。最近一个多月怎么没见你来活动了?”小芦说:“我手气太背,老是输,不玩了。”
  
  四十多岁的老马前年因工伤办了病退,老婆与他离了婚,带着小孩走了。老马没事可干,便天天泡在社区活动室里搓麻将。小芦是老马的麻友,才三十多岁,下岗了,一时找不到事做,也天天泡在那里。据说小芦的老公有了情人,与她离了婚。虽然是小搞搞,但小芦输多赢少,时间一长,确实玩不起。
  
  小芦向老马发出邀请:“到我家坐坐,我家就在附近。”老马说:“不了,天气太热,早点回家去洗澡,凉快凉快。”“不要急着回去嘛!”小芦抓住了老马的手说:“我想请你帮个忙。”“帮什么忙?”老马边问边慌乱地从小芦柔软的小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小芦说:“我家的水龙头坏了,想请你换一下。”老马原在单位干维修工作,换水龙头对他来说不过举手之劳,于是说:“好,这点小事,没问题。”
  
  小芦带老马来到一条小弄堂里的家。厨房里的水龙头确实在滴水。
  
  小芦给老马递上烟,点上火,又塞给老马一罐冰镇可乐,然后说:“热死了,热死了!”边说边脱着衣服跑到卧室去了,把老马晾在客厅里。老马抽完烟,喝完可乐,也没见小芦出来。老马就问:“小芦,新的水龙头在哪?我要动手了。”小芦在卧室里应道:“在这儿呢,你自己进来拿吧。”老马站起身推门走进卧室,只见眼前白得晃眼,原来小芦脱光了外衣,只剩三点式,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
  
  “这……”老马心头一惊,正想退出卧室,不料小芦从床上一跃而起抱住了老马。“别……别这样!不行,我不行的!”老马急得语无伦次。小芦反而把老马抱得更紧了,还一把扯掉自己的胸罩,抓住老马的一只手往自己的胸口揉,边揉边说:“水龙头在这儿呢,随你怎样摆弄都成。”老马急了,用力挣脱小芦,正色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走了!”
  
  “别走别走!”小芦抓住老马,说:“你嫌我脏,不愿跟我上床,我不怪你。但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你这个赢家多少总得表示表示吧?”“好,好。”老马急忙从衬衣口袋里掏出张50元票子塞到她手里,然后逃命似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老马气喘吁吁地回到家里,庆幸自己头脑灵活扔下票子就跑,不然就惨了……老马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半天睡不着觉。后来迷迷糊糊睡着了,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老马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天已大亮。
  
  门外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他问道:“是飞天公司的马建国吗?”老马说:“是的,你找我有什么事?”来人晃了晃手中的工作证说:“我是城北派出所的协警,我们在调查一件事,请你协助,跟我去一趟所里。”老马心中一紧,心想是否在调查搓麻将?自己可是社区活动室的常客,虽说是小搞搞,可自己牌技精赢多输少,每天少则有二三十元多则有四五十元的收入。这下麻烦了,不光断了财路,弄不好还要罚款。
  
  老马一路嘀咕着,跟协警来到城北派出所,进了一间小屋。协警点燃一根烟,一脸坏笑地说:“昨晚你干了什么好事?老老实实说来。”老马老老实实说,在社区活动室搓麻将,赢了50元。“不是问这个,”协警说,“是问昨晚你在芦媚媚那儿干了什么好事?”
  
  老马放下心来,说:“没干什么呀!路上碰到她,她叫我去换水龙头,我就去了。”“没那么简单吧?”协警收起了笑容说,“老实告诉你,昨晚我们查处了芦媚媚的卖淫嫖娼案,发现你也是她的客户。”老马急了,说:“我不是,我不是!我确实是去帮她换水龙头的。”“好吧,就算开始你是去换水龙头的,但后来就换到她身上去了。”“没有!绝对没有!”老马叫了起来。
  
  协警不慌不忙地说:“嘴还挺硬的,你给过她钱吗?”老马说:“给过。”“给了多少?”“50元。”“这就对了,没和她上过床你给她钱干什么?她什么都坦白了,你还嘴硬?”“这……”老马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我被她缠住了,只怕夜长梦多,想早点脱身,就给她钱了。再说,她也怪可怜的……”老马说。
  
  “不管怎么说,你给了卖淫的钱就构成嫖娼了。”协警严肃地说,“现在你有两种选择:一是交3000元罚款走人,二是让单位领回去,再罚5000元。你看着办吧!”
  
  “我……我没钱,我……我没嫖娼,我……我给小芦50元犯了什么法?”老马脸涨得通红,翻来覆去说着这几句话。“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还是让你单位把你领回去吧!”协警说着拎起了电话……
  
  不一会,飞天公司党委书记老张带着保卫科长来到城北派出所。协警向他们说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张书记和保卫科长听了大笑起来。“你们笑什么?”协警糊涂了。“马建国嫖娼?这绝对不可能!”张书记说,“他前年工伤,那玩意儿早就残废了!”……